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凯时app首页登录协会主管

复旦大学民国时期校刊购捐记
来源:藏书报 | 刘祯贵  2021年09月16日08:29

20 多年来,笔者业余收藏红色书刊及文史资料,自孩子负笈复旦后,更有意关注有关复旦大学的珍稀资料。机缘巧合,还真是寻得见证复旦大学厚重历史的珍稀史料——几份复旦大学民国时期校刊。

在旧书店的不期而遇2019 年10 月的国庆长假,笔者利用难得的假期闲暇时间逛成都本地旧书市场。逛了许久,无甚收获,信步走到一旧书店。随意翻阅的过程中,突然发现几份民国时期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出版时间竟然是1935 年,品相还基本保持完好。面对难得一见的珍稀校刊,心中不禁一阵激动。随即询问旧书店老板,这几份民国期间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如何出售,旧书店老板说只能整体售卖,要好几千元。还补充说,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全国顶尖大学的校刊,价格应该是好几千元一份。由于这几份复旦大学校刊出现在成都,不是上海,卖价还不算太高,如果拿到上海,应该可以卖个好价格,只是没机会拿到上海去卖而已。笔者深知其中道理,依然再三请求旧书店老板给予优惠,但最终未果,只好怏怏而去。

念念不忘的珍稀校刊

归家之后,笔者第一时间在网上查询上世纪30 年代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的相关情况,网上只有上世纪50 年代左右的复旦大学校刊售卖,且价格近千元一份。笔者近年来热爱红色书刊收藏,利用所藏资料写过一篇有关《共产党宣言》的文章,曾入选复旦大学相关单位组织的征文,因此与负责征文的一位复旦老师有微信联系方式。笔者便将在本地旧书市场发现上世纪30 年代复旦大学校刊的相关情况告知这位老师,询问复旦大学校史馆或档案馆有无此上世纪30 年代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并言及此校刊在本地旧书市场发现,但卖家要价颇高,未能购买,随即请教其价值如何。这位复旦大学老师说,上世纪30 年代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价值,可能要找更加专业的人员进行评估,也可以参照相关网站类似报刊的价格对比评估。这位老师还回复说,上世纪30 年代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具体纸质实物还要找人去档案馆查询下才能清楚,并向学校档案馆领导汇报了相关情况。经复旦大学档案馆查询,复旦大学校刊只有1935 年6月的,1938—1948 年的不全,可见其珍稀程度。

此后,笔者每次去逛那家旧书店必试图就此校刊议价,但老板始终不松口。直到2021 年初,笔者最终决定买下了这几份校刊。为了让珍稀文献发挥出最大育人功能、传承历史文脉,笔者决定以父子的名义,将1935 年12 月7日出版“复旦大学英文校刊”、1935 年6 月3 日出版“复旦大学校刊”等捐赠给复旦大学档案馆。复旦大学档案馆收到所捐赠校刊后,第一时间进行数字化处理,对原件进行恒温保护,同时为笔者提供扫描件留存。

捐赠校刊的圆满结果

根据1935 年6 月3 日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可知民国期间出版的复旦大学校刊具有厚重的历史。复旦大学校刊登记号是国民政府内政部登记证警字第一六六三号,属于中华邮政特准挂号认为新闻纸类,并由复旦大学校刊社编辑,上海江湾复旦大学校刊社发行,每周一出版。所捐赠1935 年6 月3 日出版“复旦大学校刊”,共四版,内容丰富,第一版内容有“卅周年纪念筹备会募捐组会议活动表演组亦开会”“注册处消息两则:毕业同学速往查询学分;成绩报告单亦备妥待领”“商学院二次周会:顾基高讲中国经济问题”。第二版有“来论:荫涛‘怎样维护我们今后的复旦’”“报展会宴请新闻界:到报界共三十余人,来宾演说均愿襄助,席中提出协作问题”“清华考选留美生:函本校保送毕业同学,兵工专门亦来本校招生”“经济系拟举行欢送毕业同学茶话会”“教育系执委会议确定末次大会日期”“程联先生将来校讲‘中国信托事业之趋势’,为应银行系之敦请”。第三版有“复旦剧社本周内公演”“海外来鸿”“会计系末次大会,到百二十余人,选出执监委员”“马宗融讲演‘雨果的著作’”“歌唱弦乐队举行联合演奏”“崔万秋讲演,刘作均笔记‘大众文艺与报纸小说’”。第四版有“教育近讯”“篮球友谊赛,十手胜全黑,结果六一比四三”“小足球友谊赛,本校印刷厂胜义小,结果三比二”“潘公展讲演,夏仁麟记录‘中国文化建设之动向’”。报纸中缝还刊有广告:“蒯世勋君来函”“银行系出版部为调查毕业系友近况启事”“银行系出版部征稿启事”“卅周年报展筹备会为征集新闻教育成绩启事”“土木系出版委员会征稿启事”“复旦大学复旦剧社第十八次公演”。从上述报纸所刊载文章标题可知,笔者捐赠的民国复旦大学校刊内容丰富,涉及学校各方面内容,承载学校厚重的文脉,展示学校深厚的历史。2021年6 月9 日笔者收到复旦大学档案馆颁发的捐赠证书,其中写道:“刘崇沣、刘祯贵先生:惠于典藏,厚我文脉。承蒙惠赠1935 年12 月7 日出版‘复旦大学英文校刊’、1935年6 月3 日出版‘复旦大学校刊’等二件,深荷厚意。特颁此证,以资纪念。”至此,所捐赠民国复旦大学校刊有了圆满的结果。